维维豆奶

我回来了

嗯,前几天事情太多,很潇洒的失踪了一段时间。


四月七号,全职动画总算开播,不由得想起去年七月份的时候,一遍一遍一帧一帧的看PV的自己,啊,现在粮食来了,反倒淡定许多。


总的来说,质量超赞,顺便氪了十元以示兹辞

1.游戏场景美如画,符合2025年的游戏,比我自己看书时脑海里杜撰的二流网络游戏画面强(望天)

2.蓝河(蓝桥春雪)和许博远的人设攻一些没错,毕竟俱乐部公会高管。

3.提及剑圣时,黄少天的尬舞,哦不是,尬剑,哦不好意思,舞剑,我差点没笑出声。

4.仅头两集看下来,战斗比想象的略水,毕竟经费有限,轻重有区分,开头打暗夜猫妖什么的水就水点吧。

5.为第十区所有非兴欣公会成员提前默哀。

6.我有预感这将成为一部里程碑式作品,希望腾讯爸爸和动漫制作组一定要稳住,实体cd必买,千万别太监,千万千万...


今天也算是开启了全职的新纪元吧,我郑重在此许下心愿,如若今年写不完荣耀中国,来年必定!!!!!!!

...呃,我错了,别打了,来年必定是完结后的新一年。

(看着失踪几天内涨的一些粉丝,我良心不安啊,心不安啊,不安啊,安啊,啊....)







我回来了。

荣耀依旧不败。





不好意思,最近在等国家线呢,内心难以平静,什么事都干不下去,等我考研这边的事结束后回来猛更,到时候应该写小组赛了,再次表示道歉

嗯(。ì _ í。)

荣耀中国(17)

来蹭吃蹭喝也要按照基本法(下)(1)


 


“不过,神枪式的散人...这是美国第六赛季时候的事,他们刚刚结束了第十五赛季,这十年里他们的银装得发展到什么程度?”肖时钦说道。


 


“这些自制银装的细节,很难从外部查询。”苏扬帆表现的有点紧张和尴尬,他觉得是自身工作不到位的问题,可是在座的其他人貌似不怎么在意。


 


叶修点了一根烟,咬在嘴里问道:“他们有千机伞吗?”


 


“嗯?”


 


“叶神的意思大概是指类似千机伞那种涵盖了全职业的银武。”喻文州补充道。


 


“...他们的武器变形好像也仅仅在自身职业范围内,比如White Feather的两只左轮手枪,可以前后相接形成一只步枪。”


 


“嗯,所以,我有一个猜想。”叶修很严肃的说道:“以千机伞为典型的能变异式银武为例,假设有两种方向,一种是千机伞这种跨职业的变异,另一种就是职业内的变异,除了银武至少两种同职业可用形态以外,攻速、质量、甚至力智体精这些属性的加成都可能跟着银武的变异在变化。”


 


“至于为什么没有跨职业的变化...”叶修笑了下,“答案很明显。”


 


“他们钻研的这么精,肯定有跨职业变化形态的银武,只是没有一件是像千机伞这样囊括了全职业的,仅仅是两三个职业的那种,一不能给转职账号卡使用,二即便是散人,那么这种散人也是不完美的,无法和同一级别的账号卡抗衡,等同于鸡肋。”


 


“不愧是张新杰大大,分析的真是到位。”叶修表扬道。


 


众人一阵脸黑,这不就是说千机伞技术天下第一嘛,瞧把他得意的。


 


“说起来,我也很好奇,按这样讲的话美国的银装技术应该领先我们国内所有战队一大截了,你的千机伞连他们都没研制出来,你当初怎么弄出来的?”张新杰问道。


 


“呵呵,不是我,一个故人而已。”叶修把烟掐灭了,表情也少了些惬意,多了一点严肃。


 


张新杰也不追问,毕竟这是属于兴欣内部的机密。


 


“或者说,他们早已有千机伞,只是没有合适的使用者。”喻文州给出了另一种思路。


 


“教皇塞缪尔·杜威,”苏扬帆脱口而出,不过被一群人扫过来的目光惊慌了下,“呃,我意思是,如果有的话,这个人绝对可以胜任,他也是个全职业精通的选手,美国不限制选手使用多个账号卡,他最常用的有四个职业,战斗法师,狂剑士,术士和流氓,但从以往的比赛记录来看,也用过别的账号卡。”


 


一片沉默。


 


“这世界上变态还真不少。”有人发自内心的感慨道。


 


职业选手对荣耀全职业均有研究是必然的,不然怎么知己知彼?但是术业有专攻,把一门职业精通到去打比赛已经很了不起了,何况是多点开花?


 


黄少天在此刻突然囔囔起来,“对了,队长,我们这是不是少个人?王杰希呢?我靠,上次的练习赛还没分析完呢,我卡的牺牲点那么完美,给了他那么大的机会,结果呢?我去他连我们队长都没打死,这也就算了,对面第六人肖时钦都没上场好不好???你们死光前能不能带走一个啊我去,这要是全明星赛,本剑圣的面子往哪...”


 


叶修高声插话道:“这我就要表扬一下我们队的方锐了,硬生生的一个人拖了二十分钟,比你们A组几个人加起来的时间都要长。”


 


方锐竖起了两个大拇指,表示很赞同。


 


肖时钦都听不下去了,本来没上场就很大怨气了,那方锐硬是强行拖时间,导致他死的时候连苏沐橙都跟着鞭尸。


 


“强拖时长是对的,毕竟我们之后的比赛是要按人头计数算分。”喻文州还是给出了一句理性的公道话。


 


“嗯,不错,别小看这点,指不定将来哪一天,我们会靠毅力取胜也说不定。”叶修说道:“到时候无论多久多累,也要坚持下去。”


 


“你一个替补说这话有点不嫌腰疼啊。”张佳乐说道。


 


叶修啧了一声,“没准那个人是哥呢?”


 


“我靠,那一定是你之前打的烂的缘故。”


 


“虽说练习赛后半段毫无亮点...”喻文州极力在把对话回归正题。


 


“别放了,辣眼睛。”黄少天的样子有些郁闷。


 


“好吧。”喻文州笑笑也就同意了,“那还是训练吧。”


来蹭吃蹭喝也要按基本法(下)(4)

饿坏了的孙翔喃喃道:“我好像闻到了薯条的味道...”


 


“心疼,都出现幻觉了。”楚云秀啧啧道。


 


“hello?Are there anybody here?(有人在吗?)”


 


秦琼应声率先跑了出去,抬头一看,这不是上次给他们照相的那个人嘛?而且还捧了一大盘的...薯条?!


 


“不好意思,就做了这么多,那个,你们喜欢汉堡吗?我一有材料再做,喜欢牛肉还是鸡肉?”


 


“这...?”


 


“介绍下,美国队的队长,塞缪尔·杜威。”叶修站在后面伸手捏了根薯条放进嘴里,冲塞缪尔竖起拇指,“very good!”


 


带着眼镜的人像是松了口气一样,笑了,这时候大家才发现他身后还站着一个金毛家伙。


 


端着一个大盘子在若无其事的吃薯条...这个人不怕哪一天吃东西吃炸掉吗?


 


在连着塞缪尔一起石化的众人里,黄少天挤了进来,“哎,热不热?烫不烫?你们吃薯条放番茄酱吗?干吃不好吃的吧,不过我也不知道你们美国的吃饭,话说你们制作的番茄酱会不会跟我们不太一样啊,那样口味完全就变了吧,哎我说...”


 


好像刚刚经历过什么的西西弗斯立刻交出盘子:“拜托你别讲话了,赶紧吃,趁热,来来来,番茄酱在这,别跟我客气。”


 


电梯合上后,黄少天干净利落的把薯条递给孙翔,“你的。”


 


深藏功与名。


 


“其他人都吃饭去了,科林还在训练。”塞缪尔对西西弗斯说道。


 


“嗯...”西西弗斯转了转眼睛,停顿了下,说道:“我清早看了下最近的比赛,你不该让着爱德(爱德华·德里克,前任chaos队长),使不出枪斗术是他自己的事。”


 


“Hey young blood,Doesn't it feel like our time is running out?(嘿,年轻的热血男儿们,难道没有感觉到我们的时间正在流逝吗?)”


 


铃声突然大作,塞缪尔掏出手机来,说道:“你对小科林没有什么想法吗?”


 


“哈哈,你怎么还在听这么老的歌?”


 


“I'm gonna change you like a remix,Then I'll raise you like a phoenix.(我要像重新录制混音一样改变你,然后像凤凰一样升起)”


 


“可能是觉得最近的心境和这首歌一样吧。”


 


“You're wearing our vintage misery,No I think it looked a little better on me.(你沉浸在忧郁之中,现在我的身上也感染了这种忧伤)”


 


“你指责的对,我是该好好反省一下了。”西西弗斯从电梯里走了出去。


 


这对话显得有些驴头不对马嘴,不过这两人一副习惯了的样子。


 


“I'm gonna change you like a remix,Then I'll raise you like a phoenix.”


 


塞缪尔接起电话。









  1.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weigui词汇,更不知道分开来发就没有,半夜搞到这个点也是醉了

  2. 这里面有个薯条梗,我要声明下,跟官方那个薯条梗没关系!!这个我老早以前想好的,撞梗了我也很无辜。

  3. 末尾塞缪尔的铃声是美国队的主题曲,the phoenix,乐队是fall out boy,非常老的歌,也很燃,给出的中译很烂,没有那种神韵感,随便看看。

  4. 当然中国队也有主题曲,中文歌,而且不止一首,就是要到很后面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间写到了,望天。

  5. 你写个破文章还有主题曲?那什么,呃,对,有,弱弱的表示一下,王杰希BG那文主题曲其实就是那首《明天我要去见你》。

  6. 在这个时间点,我甚至还想看部电影,yeah!


来蹭吃蹭喝也要按基本法(下)(3)

“滚...!”


 


“成交!”


 


前一句是秦琼说的,后一句是叶修和张新杰同时说的。


 


“真的?!”这金毛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请再帮我盛一点,谢谢!我叫西西弗斯!”然后双手平举,脚却没动。


 


王晖的耳朵痛的简直生无可恋,“别瞎踅摸了大姐,人家来这里一直站在电梯前面那块地就没动,根本没往里面走。”


 


“真的?!”秦琼深表怀疑。


 


“真的,”叶修向前俯身小声的告诉她,“我们要是发现他之前不规矩,一千万也甭想在这里蹭饭吃。”


 


连喻文州也在不远处轻微点点头,秦琼才宽下心来,虽说不清楚他们怎么分辨出的,但是这几天相处下来,她还是很信任这几个人的精明。


 


里面被收拾了下,不该露出来的东西都被遮挡后,西西弗斯在众目睽睽下坐上了餐桌,一言不发的吃着。


 


乖巧。


 


“十万扣成本费,要不你和王晖分一下呗,不少钱呢。”叶修问秦琼。


 


秦琼想着人还在饭桌上坐着呢,而且懂中文,能不能不要现在就开始讨论分赃了啊,使了几个眼色让他闭嘴。


 


在不停上菜的王晖倒是很大方在旁边说道:“我不用。”然后俯下身,对自家人小声耳语道:“你们吃快点,都快被那个美国佬抢光了。”


 


孙翔在跟西西弗斯抢糖醋排骨,介于某种职业选手的自尊心,他隐忍了下来。


 


其实他想错了一个问题,这和手速无关,只是他吃的没人家快而已。


 


张新杰就更惨了,以他一口菜一口饭,配好了吃下去,他吃那一口的时间,餐桌上都能少一盘菜,喝一口汤也是平勺,不多,也不少,让人简直怀疑这每一勺子的分量都是一模一样的。


 


王晖又转回来一圈,这次小声说的是:“我严重怀疑十万都赚不回来本钱,哎。”


 


“谢谢招待!”吃了二十来个包子,三碗面,四大碗饭,以及数不清的菜后,西西弗斯愉悦的结束了午餐。


 


秦琼站起身盯着他,发现他走到电梯之前,有意的避开了训练室的门口,绕了一个半圈,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坐回去,又问道:“你们怎么不吃了?”


 


“嗯,没了啊...”苏沐橙用筷子拨了下碗底,“没吃饱...”


 


卧槽?!刚升起的一点点好感荡然无存。


 


“张新杰,刚才那人一直在观察你。”叶修说着把自己碗里的菜让给沐橙。


 


“我知道。”张新杰的回答显得很平静。


来蹭吃蹭喝也要按基本法(下)(2)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王晖来敲了敲门,“唐昊,你鸭血粉丝要不要放香菜?”


 


唐昊惊奇的瞪大眼睛:“我去,哪来的?”


 


“秦琼一大早买了一堆食材回来。”


 


连张新杰都忍不住了,“有小笼包吗?”


 


“有啊。”


 


煎饼果子,葱油拌面,只要他们之前说过的,竟然都有,除这些小吃以外,饭菜也很齐全,俨然变成了一个自助餐厅。


 


“... 别啊,黄少,虽然我在大学时跟着各位餐馆师傅打零工学遍天下,你说的那些我别说做了,听都听不了。”王晖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队长,他这是搞歧视啊,而且不是针对我,这可是连你也一块针对了,哎,你们这群心脏的假话怎么都在往前挤啊,能不能有点道德文明素质啊,先后礼让下懂不懂,既然都这样了别怪我不客气,三段斩加速冲!!!”


 


“那么,话又回来了,王杰希人呢?一上午都不在,他还有没有点纪律意识啊,这不加训难以服众啊。”叶修在众人的拥挤潮流中高声囔囔着,话音未落,一只U盘就从高空中飞了过来,被叶修一伸手抓住,“干得不错,结果如何?”


 


秦琼的声音传过来,“全胜!全胜!”


 


王晖看着激动异常的秦琼,无语道:“你魔怔了吧,吃错哪门子药了?”


 


“我和秦琼去日本队所在的旅馆跟他们对弈了几局,一对一单挑。”比起不知在乐个什么的秦琼,一旁的王杰希显得冷静多了,他对其他人说道:“然后我全赢。”


 


人群的噪音一下子就没了,只有叶修呵呵笑了笑,多问了句:“什么打法?”


 


“正常打法。”


 


“全赢。”塞缪尔惊讶道,“这个散人...junmoxiao?”后面的发音显得很奇怪。


 


强如他,职业生涯里,一整个赛季的单挑全胜,也是想都不敢想的,“散人果真是比想象的前途啊。”


 


“队长自言自语个啥呢?我去,还笑了,好诡异。”三楼的训练室里,除了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就是几只不安分脑袋在滴溜溜的转。


 


斯图亚特用手肘碰着卢克说道:“快看科林那么认真训练,你就知道四处张望来划水。”


 


“我哪里划水了,我在看西西弗斯去哪了?”


 


“你管他去哪?”科林小声嘟囔道。


 


“咦,科林,你好像很不喜欢西西弗斯啊。”


 


“我讨厌他,更讨厌White Feather。”科林表情很不好,而他的屏幕前总是出现操作失误!操作失误!操作失误!


 


干嘛要把神枪搞成这样!花里胡哨的,这还操作什么!


 


科林心里很气愤,同时,也很挫败。


 


当然,外面人却不这样想,无论是媒体还是职业选手圈内,都认为White Feather落在他一个新人手里,怎么看都是捡了个大便宜。


 


“如果把电竞圈的发展用上学来比喻的话,日本电竞的发展程度就和学龄前儿童一样,也就是你们中国人常说的...”


 


“...幼儿园!”


 


西西弗斯满嘴油光的继续发表言论,“在我看来,日本队来参赛,就是来送分的,也不知道是那些队有这个运气在小组赛碰上呢。”


 


王晖嗷嗷叫起来,周围温度已经冻成北极的秦琼拎着他的耳朵问道:“这人怎么进来的?你怎么看的家?说清楚。”


 


“痛死了,快松手啊,你拿着别人的衣服回来,人家过来拿回去,顺便请他吃一点有什么不好的。”


 


秦琼心里也是日了狗,这家伙之前感恩于几只破樱桃的恩情,当场脱掉西装帮她把菜和瓜果包进衣服里,做成一个包袱样,还十分绅士的问她:“这样有没有好拿一点?”


 


然后大步往前走,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现在想想这些简直如同精神病一样的行为,合着是计谋着讨回衣服的时候来我们这探查情报?!


 


失策失策。


 


“英雄所见略同啊,但有一点我不赞同,荣耀这个游戏里一切都有可能,哪怕是百分之一。”叶修淡淡的回应道。


 


西西弗斯手从背后伸了出来,一只碗,一双筷子,筷子上还夹了只小笼包,嘶溜一下进了他嘴里。


 


张新杰的内心一下子受到了重创。


 


“一只小笼包的市价是五块钱...”张新杰的眼镜在反光。


 


“一个月的餐费是十万。”西西弗斯竖起一根手指。


哪里违规了?!

拖更拖到现在真不好意思,8点开始写,现在让我玩一小时游戏

小号连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ಠ_ಠ

此外还有两个辉夜姬一只灯一只一目连

吸光了大号所有的欧气

好吧我就想说,我只求六块茨木碎片,地点松之苍,谁跟我换啊

我!有!各!种!ssr!碎!片!

荣耀中国(16)

来蹭吃蹭喝也要按照基本法(上)

 

巴尔拉克酒店的十楼是一家自助餐厅,种类齐全又丰富,环境格局也优雅有调,如果不想多跑几条街的话,这里是就餐的绝佳场所。

 

于是作为国家队的这批死宅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秦大翻译劝说无效,对这个充满宅男的世界彻底死心后,一个人走了出去。

 

这世界上竟然有人不愿意出去走走多看看苏黎世的风景,秦琼真是要被这群人气疯了,包括王晖和苏扬帆,个个都是奇葩!

 

走几条街能耽搁多少训练时间,能耽搁多少?啊?

 

电梯在三楼停了,厢门一开,一个棕色卷毛的男孩往里面瞅了几眼,扭头把一个小个子推了进去。

 

“你先走,科林!”

 

后面传来了放肆的笑声。

 

科林被推的晕头转向的,抬头一看,一大群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人俯视着他。

 

“操你妈,迪伦!(Fuck you!Dylan!)”科林对着即将要关合的门缝嘶吼着。

 

“一步枪体术的可行性问题不在于手速和操作,况且小周的水平已经是顶级了,我认为关键点还是在于银武的构造,就比如千机伞...”叶修停下话头,打量了一会小家伙,“啧啧,快看啊,老美过来打比赛连儿子都带过来。”

 

“...”话说一半突然转折这种事对于张新杰来说有些残忍。

 

科林·哈里森,美国队的神枪手,持有神级账号卡White Feather,十五赛季新生,经验目测很少,意识未知,技术未知,手速未知。

 

张新杰的脑海里就像打字一样打出上述的话,并且还自动添加几笔,会讲脏话,身高目测...刚够一米六,严重低于欧美青少年的平均发育水平。

 

一只小不点...

 

“这是美国队的13号选手科林·哈里森,不是谁的儿子。”张新杰扶了扶眼镜,更正道。

 

他也不是不明白叶修在开玩笑,他就是想把错误的事实纠正过来,不然不舒服。

 

科林感觉这群中国人好像在说他的名字,身处异国他乡的小家伙安安静静的呆在靠门的地方默不作声。

 

“我说新杰大大,你讲话归讲话,可别把人孩子给吓着了啊。”叶修这么刚说完,那边眼疾手快的拍打了下方锐的手,“什么素质?”

 

方锐打哈哈道:“咳咳,抱歉。”

 

他就是忍不住想偷偷摸一下这小孩的头,没别的意思,同样“没别的意思”的还有楚云秀,捏起小家伙头顶上的一簇毛发静悄悄的搓了搓,然后对苏沐橙说道:“真的很软。”

 

苏沐橙回道:“头发旋好可爱啊。”

 

科林开始想妈妈了。

 

“哎,这里怎么都不让抽烟啊,憋死哥了。”叶修直接当刚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看见,装模作样的四处张望,然后看到张新杰脸都白了一层,吓了一跳。

 

“嚯哟,我说你这脸色,你是昨晚病没好还是晕电梯了?”

 

“...”张新杰强忍了会,平复了下心情,说道:“就比如千机伞,然后呢?”

 

“历史长河的进程里疾病千般万种,而人类的医术是有限的。”王晖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不知在一本正经的瞎絮叨什么。

 

苏扬帆皱眉道:“说人话。”

 

“比如像这个病种,神医如我也治不了。”

 

 

在苏黎世,最最不能错过的,是当地的土鸡蛋,非常美味,自助餐厅就有一个专门的地方,放好了一篮子鸡蛋和煮鸡蛋器。

 

除此之外,还有奶酪、全麦面包、烤香肠以及巧克力饮料等甜品。

 

葡萄酒当然是不能喝的,这样就给整体的餐色减分很多。

 

“中午有什么吃的?”

 

“奶酪火锅和牛肉。”

 

“还行,晚上呢?”

 

“精制小牛肉和奶酪火锅。”

 

孙翔听了李轩和王杰希的对话差点没把面包给吐出来,叶修淡定的表示一个月而已,这点苦都吃不了。

 

也是,毕竟是能吃泡面一个月的大神,没法比。

 

李轩听完王杰希的回答表示不想说话了,唐昊望着天说想吃鸭血粉丝,张新杰觉得鸭血是弄不到的,并觉得小笼包不错,苏沐橙问叶修是不是私藏了泡面,他有个包看上去鼓鼓囊囊,十分不符合叶神的光棍式旅行风格,太可疑了。

 

喻文州在和黄少天讨论广州的早茶,黄少天一溜子报了大概360个菜名,不过除了队长没人会去听,肖时钦和楚云秀在探讨开小灶的问题,主要方向是如何制作煎饼果子,方锐在一旁鼓捣说那还不如葱油拌面好做。

 

总之以上乱糟糟的情况并没有让王杰希意识到自己是万恶之源,他的良心非常安稳。

 

最后张佳乐问孙翔:“你想吃什么样的早餐?”

 

“肯德基吧,麦当劳也行,哦,对了,你们觉得哪家薯条更好吃啊?”

 

周泽楷虽然全程没说话,但是最后看着孙翔的眼神充满了关爱。

 

与中国队相隔一张桌子的美国队也在哼哧哼哧的吃早饭,直到西西弗斯拿了纸巾擦擦嘴,默默站起身。

 

“你这就吃好了?”塞缪尔表情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真心羡慕你们这群大字不识的家伙呐。”西西弗斯揉了一把科林的脑袋,“小孩长身体啊,给我好好吃。”

 

科林整张脸都被摁进了一盘花椰菜里。

 

“你干嘛欺负孩子?”能说出这句话的也只有塞缪尔了,其他人除了笑就是笑。

 

“下次选座位一定要离中国队远一点。”西西弗斯留下了一句话。

 

科林把满脸的花椰菜摘下来放进嘴巴里,冲西西弗斯离去的背影做鬼脸。

 

塞缪尔突然掏出根尺子隔着桌子敲他脑袋,说道:“你偷谁的花椰菜吃不行,非得偷他的?”

 

科林被队长抓包气势就弱了下去,西西弗斯就算了,他手速那么快,队长是怎么看着一边看着窗外思考人生一边知道这些的,根本无法想象啊。

 

“哈哈哈哈...”叶修突然狂笑,“原来美国人也会用戒尺打孩子啊,这招不错,我得学学。”

 

众人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美国队。

 

有人带尺子?谁来吃个早饭还带尺子?

 

“塞缪尔·杜威?”苏扬帆问道。

 

“你也看见小孩子偷东西了?”叶修笑着说。

 

“哦,不是,啊?”苏扬帆对这话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继续说道:“我是说,塞缪尔这个人的确经常带尺子。”

 

“这么严格,教育小孩?”苏沐橙靠在椅背上,咬着吸管喝着热可可问道。

 

“不,他有个习惯,随身带把尺子,每次比赛前都会量电脑和鼠标键盘之间的距离,甚至座椅和桌子间距,一定要调整到毫米的精确度才会开始比赛。”

 

“我早就说了,这些人通通没得治啊。”王晖摊手道。

 

 

秦琼抱着纸袋子,里面填满了新鲜的樱桃,两只手拎着从商店里买的铁锅、电磁炉等等用具,包装盒的带子把手掌勒出一道血红的印子,此外还有数不清的蔬菜和肉。

 

她这一上午都在和酒店极力的沟通情况,上上下下的跑,还要在外面挑选这些厨具,别说逛街看风景了,连早餐都没得吃。

 

卖早餐的老爷爷看她这么拼,一边在她的面包上多抹点奶酪,一边替她埋怨男朋友不是个东西。

 

秦琼对此也只能干笑了。

 

扭头告别时,刚巧看见西西弗斯从一家银行里走了出来,秦琼有些讶异这厮还有穿西装的时候?

 

但是西西弗斯看到她的时候,秦琼目不斜视的从他旁边走了过去。

 

“你早上说一步枪体术的可能性在于银武能够像千机伞一样变化形态,这个说法很有可能是正确的,看看苏扬帆找到的这个视频。”

 

标题名为gantakas(枪斗术)的视频里嘈杂热血的背景音乐火辣辣刺着耳朵,也不知道是哪位有品味的音乐鉴赏家配的摇滚乐,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家伙一定是西西弗斯的狂热粉丝。

 

美国荣耀联赛第六赛季,是eagles分家的第一年,季后赛的第一场团战,塞缪尔的战法Mars把西西弗斯的White Feather逼到了角落,整整三分四十一秒,两人的身位距离没有超出过两格。

 

豪龙破军卷着魔法斗气奔腾而来,在这样的范围内White Feather避无可避,双枪枪口指地,整个身体在子弹的冲击力下,腾空了一百八十度,形成了空中倒立的姿态。Mars收招后又是一个圆舞棍直捣上去,双手持枪在空中各划了个半圆,在背后接拼成了一把步枪,步枪的枪口正对着Mars的脸。(注:豪龙破军的收招很快)

 

荣耀里选手操作时都是使用的第一人称视角,这个背后枪口指的实在精准的让人怀疑开挂,而且是毫不犹豫的开枪,还好塞缪尔在前一刻反应的及时躲了过去,回首就是一个落花掌拍了过去,而White Feather借着步枪更强的冲击力在空中躲避成功后又是一个踏射。

 

与此同时,eagles的牧师莫名其妙的施法中断,以及机械师的电子眼挂掉,大家才发现方才划出的那两道半圆竟然还使用了曲射,并且命中了。

 

这一系列快速操作之后,豪龙破军的斗气余震才消失,而White Feather在有机会借着倒飞逃跑的情况下,却选择了落地。

 

枪炮武术!两把枪左右开弓,期间枪的模样形态都在发生着肉眼难以捕捉着变化。

 

这一刻不是战法在纠缠神枪,而是神枪在故意纠缠着战法,这一幕令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解说疯狂的样子让人怀疑他这是要握断麦克风。

 

乱射之中,子弹还好死不死的落在了对手的其他队友身上。

 

最终在eagles的牧师岌岌可危时,塞缪尔总算成功的从神枪的纠缠中逃脱。

 

这场战斗是枪斗术的第一次亮相也是最长的一次表演时间,而在此过程中西西弗斯的APM就没有掉到过600以下。

 

美国电竞周刊上最后用一句话总结了这场对决。

 

“疯帽子一样的戏法演示,西西弗斯就是个疯子。”

 

 

 

 

“嗯,不错,他这银武有些形态是变成了步枪,有些形态本质上还是两把左轮,但是我估计他的质量形态跟之前的不同,攻速上也有细小的改变,在这种微乎其微的贴身近斗中,使战斗法师的数次预判落空,才会处于下风。”叶修逐帧一一分析道。

 

“哇,这可以算是一种神枪里的小散人了。”苏沐橙一副好生羡慕的样子。

 

季后赛前,White Feather的银武刚刚进行过一次大改造,那个时候连塞缪尔都不知道它到底有几种形态。

 

“自己的老东家都坑,这个人的人品也是没谁了。”张佳乐摆摆头,但是作为一个枪系,对这把银武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所谓枪斗术这种神技是操作者的高超水平和账号卡里那件能变形的银武的共同组成结果,缺一不可。”喻文州接着说道,“看来我们想复制学习过来,得先有这个银武制作技术才行。”

 

“不是该想想怎么应对吗?”有人疑惑道。

 

“这个账号卡的现任还是个刚出道的十五岁新人,很难说有这个技术水平,倒不必如此紧张,即便是西西弗斯本人,他年纪也大了,手速肯定有下降。”肖时钦回答道。

 

“可惜...”周泽楷说话了,论此时最羡慕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呵呵,这件银武的名字有意思啊。”叶修突然说道。

 

“怎么了?”

 

“这跟他的战队应该是一个名字,是吧,小苏。”

 

“嗯,都叫chaos。”

 

“这特么也是电脑生成的?”

 

“大概吧。”

 

手里拿的东西还是太多了,秦琼一个平衡没把握住,樱桃就纷纷从开口的纸袋子里滚落出来,西西弗斯蹲下身眼疾手快的抓了满手樱桃,一个也没落地,然后起身冲她笑了下,物归原主。

 

有些惊慌失措的秦琼急切的说了声谢谢啊,用的是中文。

 

“不客气。”面前的金毛从齿缝里轻轻蹦出三个字,然后捏起一枚小樱桃就往嘴里送,狐狸似的笑容不减。

 

哦,给他吃点樱桃的确没什么,但是怎么就这么不爽呢,秦琼把刚刚生起的些许感激之情迅速喂了路边的狗。

 

“太好吃了,能不能...再给我一颗?”

 

秦琼眨了眨眼睛,是不是我耳朵有问题?

 

西西弗斯自顾自的讲开了:“你们中国队在旁边一个劲的讲美食,我听着都吃不下眼前的早饭了,然后就没吃饱。”

 

是不是我眼睛也有问题?


为什么这货表情委屈的像个三岁的孩子?


你没吃饱跟我们中国队有个毛线关系?


跟我有毛线关系??


啊???

 

 

(快看啊,两点多了诶,我欲成仙,快乐齐天!!)